一纸禁令作祟!“沉寂”20年后“欧洲火药桶”科索沃局势骤然紧张

0 Comments

原标题:一纸禁令作祟!“沉寂”20年后,“欧洲火药桶”科索沃局势骤然紧张

刚刚过去的周末,科索沃当局发布的一纸“对塞尔维亚族车牌和身份证件的禁令”,引发了大规模,并爆发强烈冲突。一夜之间,科索沃局势骤然紧张,一些地方枪声大作,甚至响起了数个小时的空袭警报声。

与此同时,北约驻科索沃的“和平实施部队”(KFOR)表示,已注意到科索沃北部的紧张局势并准备对其进行干预,以维护地区稳定。

有分析认为,在俄乌冲突导致的全球地缘政治局势“动荡”之际,一场“冻结”近20年的危险冲突或再次爆发,而这是“欧洲新一轮系统性冷战”所导致的结果。

在科索沃宣布从塞尔维亚共和国“独立”14年后,大约5万名居住在科索沃北部的塞族人仍使用塞尔维亚签发的车牌和证件,拒绝承认科索沃当局的相关机构。

据报道,科索沃当局计划从8月1日起实施一项新规定,要求当地塞族人将塞尔维亚汽车牌照换成科索沃当局颁发的车牌,并要求入境科索沃的塞尔维亚人办理临时证件。新规引发当地居。7月31日晚,科索沃北部塞族人聚居区的抗议者在通往两处过境点的道路上设置路障,随后科索沃警方关闭这些过境点。

7月31日,在科索沃北部的塞尔维亚族聚居区,教堂钟声和警报声不断响起。全副武装的科索沃特警封锁了通往塞尔维亚的过境点,塞族人则竖立路障表达抗议。科索沃官方指责,愤怒的抗议者殴打了途经此地的阿尔巴尼亚人,一些汽车也遭到攻击,还有人朝警察部队开枪。

同日,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指责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族政府计划当地塞族人。他表示,如果塞族人成为大屠杀的目标,贝尔格莱德不会袖手旁观。

“气氛已经升温,塞族人不会再遭受任何暴行。”武契奇周日在贝尔格莱德表示,“我向所有人呼吁,要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和平。我请求阿尔巴尼亚人恢复理智,塞族人不要受挑衅上当,但我也要求承认所谓科索沃‘独立’的大国代表稍加注意一下国际法和当地的现实,不要任由他们(科索沃当局)的行动引发冲突。”

武契奇还表示,自从库尔蒂担任科索沃“总理”以来,针对在科索沃居住的塞族人的“挑衅”有所增加,阿尔巴尼亚人对塞族人墓地和教堂的袭击案件数量已增加了50%。

“我们不想要冲突,也不想要战争。”武契奇在讲话中表示,“我们将祈祷和平,寻求和平,但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我们不会投降,塞尔维亚将获胜。如果他们敢开始迫害、骚扰和杀害塞族人,塞尔维亚将取得胜利。”

与此同时,科索沃“总理”阿尔宾·库尔蒂指责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应为当前紧张局势负责。

科索沃政府坚称,这一禁令是为了维持“法律和秩序”。据报道,库尔蒂称他的政府是“无差别地为所有公民和我们共同的国家服务”,并敦促大家相信他的政府,不要落入贝尔格莱德的“错误信息”陷阱。

眼看科索沃局势骤然紧张,一些地方枪声大作,甚至响起了数个小时的空袭警报声。而在“禁令”生效前的几分钟,即7月31日晚的最后几分钟,科索沃当局宣布,将对塞尔维亚牌照和身份证件的禁令推迟至9月1日实施。

据媒体报道,库尔蒂的决定是“应美国驻科索沃大使杰弗里·霍维尼尔的要求而做出的”。报道援引霍维尼尔的话称,由于对禁令性质的“误传和误解”,推迟这些措施是必要的。他补充说,美国只是要求推迟而不是取消该法案的实施。

据报道,武契奇周日还指责科索沃当局此举是“试图利用乌克兰危机来挑起一场新的冲突”。他表示,在这场冲突中,科索沃“总理”库尔蒂将充当“科索沃版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而塞族人和武契奇本人则会被描述成“俄罗斯和普京”。

无独有偶,科索沃“总理”的幕僚长维约萨·奥斯马尼在推特上指责称,塞尔维亚是代表俄罗斯在欧洲扮演“破坏者的角色”,他指责武契奇是“所谓普京剧本的教科书式重复”。奥斯马尼还声称,科索沃的塞族人听从武契奇的“直接命令”,设置了路障,这是“公然破坏法治的企图”。

与此同时,北约驻科索沃维和部队声称,“准备在稳定受到威胁时进行干预”。俄罗斯则指责称,科索沃当局是在故意升级局势,这是北约针对塞尔维亚行动的一部分。俄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周日表示,科索沃及其美国和欧盟的支持者必须“停止挑衅并尊重塞尔维亚人的权利”。

周日晚间,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科索沃特使”、前美国情报机构负责人理查德·格雷内尔也在推特上指责科索沃“总理”的“鲁莽”,“即使是阿尔巴尼亚人,也知道库尔蒂才是问题所在”,“科索沃人民想要和平和工作,库尔蒂,别再打了。”格雷内尔补充说,美国总统拜登“无视巴尔干半岛”。

周日晚上,武契奇在塞尔维亚总参谋部与驻科部队领导人举行了会谈。会谈结束后,他表示对和平解决感到乐观。武契奇说:“我希望这一情况到明天会缓和,并且我们能够在未来几天内达成解决办法。”他补充说,驻科部队指挥官将与科索沃米特罗维察地方当局就拆除路障问题举行会谈。

分析人士称,尽管双方此前常有“摩擦”发生,然而这一次“或多或少”存在着从“常规摩擦”升级为“危险冲突”的风险,因为全球局势及地缘政治背景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方面,欧盟正处于“自身难保”的脆弱状态,还没有准备好“为其周边极端复杂的政治局势承担全部责任”。

另一方面,俄罗斯与西方国家正处于激烈的对抗状态。因此,没有理由“期待”俄罗斯会再次与西方“选择性互动”以提供协助解决巴尔干局势。所谓“选择性互动”,即“我们在需要的地方与俄罗斯合作,我们拒绝参与其他问题”。俄媒分析认为,这一次不会有任何合作,无论眼前的问题是什么,俄罗斯和西方都将“站在问题的两端”。俄罗斯与西方正处于“一场系统性的冷战之中”,而这一现实将极大地影响巴尔干半岛的局势。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